新浪新聞客戶端

俄試射滅國重器薩爾馬特核導彈 普京:讓西方冷靜一下

俄試射滅國重器薩爾馬特核導彈 普京:讓西方冷靜一下
2022年04月22日 11:22 軍迷圈
縮小字體 放大字體 收藏 微博 微信 0

  來源:軍武速遞

  根據《環球時報》援引英國路透社報道,當地時間4月20日,俄羅斯戰略火箭軍部隊在白海之濱的普列謝茨克航天發射場,發射了一枚RS-28“薩爾瑪特”型重型井射洲際彈道導彈,俄戰略火箭軍隨后宣布,此次發射達成預期目的,取得了圓滿成功;

  而以大嘴巴著稱的俄國家航天集團總裁羅戈津則宣稱,“薩爾瑪特”洲際彈道導彈的國家試驗工作已基本完成,將在今年秋天開始批量生產、裝備戰略火箭軍部隊;普京總統聲明,此次試射“可以讓部分國家冷靜一下”。

  “薩爾瑪特”的由來

  提到RS-28“薩爾瑪特”重型洲際彈道導彈,咱們就明確一點就可以了,該型洲際彈道導彈,是著名的、咱們先前提過的R-36M“撒旦”型洲際彈道導彈的更新換代產品。之前說在冷戰結束之際,蘇聯戰略火箭軍一共維持著290個5000psi強固發射井,裝備有接近300枚R-36M/M2重型洲際彈道導彈。

  廢棄的R-36M發射井

  但是,一方面伴隨著New-START,一方面也伴隨著冷戰后俄羅斯國力的衰退,維持這290個發射井顯然已經不切實際了。因此,到目前為止,戰略火箭軍僅裝備著46口“撒旦”發射井,共有50枚不到的R-36M型重型洲際彈道導彈處于待命狀態。

  R-36M“撒旦”重型洲際彈道導彈

  不過,R-36M洲際彈道導彈的性能再怎么好,它也已經是30余年前的裝備了,用到現在、而且基本維持著較好的戰備狀態,已經是竭盡全力了;

  另一方面更為嚴重的是,R-36M洲際彈道導彈,是當年紅色烏克蘭“南方”設計局的產品,設計和總裝廠都在烏克蘭完成。

  蘇聯解體后,俄戰略火箭軍每次要維護R-36M,都需要和烏克蘭國防部協調,由“南方”機械制造廠派人完成,2004年顏色革命后,烏克蘭方面在R-36M的維護上,越來越有意刁難俄羅斯,使得該彈的維護時常無法完成;

  而2014年后,俄烏兩國關系墜入冰點,烏克蘭宣布對俄羅斯實施“裝備制裁”,俄方就更難以對R-36M實施維護了,極大地影響到了戰略火箭軍部隊的戰備工作。

  為此,俄軍在2014年即指示本國的馬卡耶夫國家火箭設計局(СКБ-385),研究R-36M型洲際彈道導彈的維護工作,確保R-36M型洲際彈道導彈能夠再服役10到20年;

  同時,目前裝備R-36M洲際彈道導彈的46個5000psi強固發射井非常昂貴,不能廢棄,基于這種考慮,俄軍同時向馬卡耶夫設計局下達研制命令,研制R-36M型洲際彈道導彈的更新換代產品,這就是RS-28“薩爾瑪特”洲際導彈的由來。

  “薩爾瑪特”的性能

  從系統性能上,RS-28“薩爾馬特”作為R-36M“撒旦”的換代產品,在部分分系統上沿用了“撒旦”的設計,但又有所創新:

  比如在彈體結構上,“薩爾馬特”的尺寸和起飛重量,據說只有“撒旦”的60%左右,“撒旦”的起飛重量高達210噸,“薩爾馬特”據說只有120多噸,這似乎意味著“薩爾馬特”可能換用了更高比沖的液體火箭發動機燃料,將R-36M使用的鋼殼體換用了鈦合金或復合材料纏繞殼體,從而極大地降低了系統全重;

  而在液體火箭發動機部分上,“薩爾馬特”據稱沿用了“撒旦”比較成熟的第一級液發,第一級代號為RD-264,第二級和第三級代號不詳,但如果“薩爾瑪特”使用了類似“撒旦”的一級液發,則意味著該彈的起飛推重比極高,可能是井射洲際彈道導彈的頂峰,體現出了俄羅斯深厚的設計能力和底蘊。

  在投擲重量和核裝置搭載構型上,估計“薩爾瑪特”將延續“撒旦”的投擲重量和搭載方案。目前現役的“撒旦”,有兩種極限搭載構型,包括1枚25mt重型熱核彈頭或者10枚MIRV載具,每個載具可以攜帶1枚750kt/500kt當量熱核彈頭,當然也可以換用更小的“小彈頭”,只是投擲效率較低。在攜帶10枚彈頭的情況下,配上分導式載具適配器,“薩爾馬特”的投擲重量在4000千克以內,最大射程不定,西方有專家認為在10000千米到12000千米左右。

  這一數據相比“撒旦”旗鼓相當,但由于“薩爾馬特”的尺寸和重量都較小,在投擲重量與“撒旦”類似的情況下還能達到“撒旦”的射程,這性能同樣不可小覷;

  同時,相比“撒旦”,據稱“薩爾馬特”也可以攜帶UR-100U“軍刀”洲際彈道導彈配套的“先鋒”高超音速飛行器。

  高超音速飛行器

  該型高超音速飛行器可以被用作“第一輪打擊”的主戰兵器,用于殲滅美軍配置在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等地的陸基、?;鵛波段預警雷達,以及格里利堡的GBI攔截彈發射陣地,為后續的彈道導彈彈群突擊打開進攻通道,具備突防能力強、打擊精度高的優點??偠灾?,“薩爾馬特”導彈在投擲重量和打擊性能上,理論上比“撒旦”更勝一籌。

  此次發射的用意

  明確了“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的設計淵源和部分性能后,俄戰略火箭軍為何會在這一時間段,試射“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同樣是值得咱們關注的問題。大伊萬認為,戰略火箭軍此次對“薩爾馬特”導彈的試射,“國家試驗”和“正常試射”只占了很小一部分內容,最大的用意是昭示出俄戰略核威懾能力的有效性、可靠性,再度向西方宣示出自己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戰略絆線”。

  英國路透社相關報道

  畢竟,目前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早在沖突爆發之初,就已經劃下了一條戰略紅線,即不排除使用核武器來保衛自己的國家利益,這一舉動引來不少國內“愛好和平”人士的非議,但大伊萬認為,現實主義政治之所以“現實”,就是因為它允許一個國家采用一切恰當的手段,維護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受泛道德主義的綁架。

  對于俄羅斯而言,在常規力量相比整個北約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如果放棄核武器這一戰略砝碼,那么無疑將極大地降低北約使用常規力量介入烏克蘭的決策成本,其后果必然導致俄軍在烏克蘭的軍事失敗,甚至可能會導致俄羅斯本土遭到北約的攻擊、國家失去穩定。因此,在必要的時刻使用核武器來維護自身利益,通過核威懾來拉高北約軍事介入烏克蘭的決策難度,為俄軍營造有利的戰略態勢,是自然而然、成本最低的決策。值得一提的是,這種決策在人類歷史上并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是最后一次,未來可能會有大量的“弱勢國家”,采用這一決策手段。

  在俄軍為北約劃下了“核紅線”后,確實極大地拉高了北約介入烏克蘭的決策難度,在很大程度上導致北約第一階段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以輕武器和單兵反坦克火箭筒等為主,對俄軍作戰造成的影響極其有限。但是,伴隨著俄軍第一階段在基輔周邊離譜的、不保留任何突出部的撤退,北約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基于對俄羅斯常規軍事力量的評價轉低,明顯上了一個臺階,開始向烏克蘭轉交重型裝備。

  白俄羅斯的葉利斯基火車站,從戰場上撤下來的一批俄軍裝備、車輛正被裝載到火車上,準備運離白俄羅斯,其中許多都受損嚴重。

  據稱,目前烏克蘭已經獅子大開口,要求北約轉交400輛坦克,200輛步戰車,300到400門火炮,200架戰斗機,100架武裝直升機等等,此外還要每個月50億美元的援助,這還是三月初烏克蘭提的要求。這些裝備大多數非常粗劣,但是正如我們之前說的那樣,數量優勢也一樣是優勢。同時,這意味著,西方國家在“踩紅線”的問題上,邁出了第一步,和俄羅斯開始了危險的互相試探階段。如果俄羅斯后續沒有展現出強硬態度,明確紅線的有效性,西方援助必然繼續加碼。

  在這種情況下,俄軍在這一時刻試射的“薩爾馬特”導彈,就顯得非常重要了,這進一步明確了俄方“核紅線”的可信度,彰顯出了俄羅斯戰略火箭軍部隊核威懾的有效性和可靠性,將原本正在逐漸下降的北約介入成本又拉高了一截,這就是為何普京總統的表態中特意提到“這枚導彈將讓威脅俄羅斯的人思考”的主要因素。

  當然,讓核武器和核威懾加入決策,這本質上就不是個好兆頭,如果西方繼續“踩線”,俄羅斯接下來的可選項目,還有戰略火箭軍大規模戰備檢查,戰備演習,部分戰略火箭軍戰備等級轉進,全部戰略火箭軍戰備等級轉進。如果后果更可怕一些,俄羅斯說不定會在新地島試爆核武器,以進一步彰顯自己核力量的可靠性,這就非常嚴重了。大伊萬認為,為了人類文明,需要及時有人踩剎車了。

  俄烏戰場最新動態

  最后順帶提一下4月20日日終時分,俄烏軍事沖突的戰場態勢:

  俄烏戰場態勢圖

  整體態勢上,俄軍延續了穩扎穩打的基本特點,在多個戰役方向上的推進非常謹慎。當然,頓巴斯地區已經持續了數天的陰雨天氣,也限制了俄軍前推的勢頭;

  伊久姆南下的俄軍依然在猛轟多夫根克和巴文科沃,暫時還沒有進入頓涅茨克州境內,距斯拉維揚斯克城市接近地還有20多千米;

  紅利曼方向的俄軍前鋒,確認從克雷緬納亞打來的俄軍離紅利曼還有10多千米,博羅瓦方向的俄軍可能受到道路的影響,前推受阻;

  克雷緬納亞的俄軍開始向魯別日諾耶集中,奪取了兩個城鎮之間的居民點,有消息說魯別日諾耶的戰斗已經基本結束,看看后續有沒有更多的消息放出;

  波帕斯納亞的烏軍防御似乎有動搖的跡象,出現了俘虜,烏軍正在增援。

  值得一提的有兩個戰役方向:

  頓涅茨克方向

  一是北頓涅茨克城市群,昨天盧甘斯克人民軍稱,烏軍正在撤離北頓涅茨克,大伊萬認為要繼續觀察,但考慮到克雷緬納亞、魯別日諾耶丟失后,烏軍向北頓涅茨克的補給線只剩下一條。鐵路補給線也被掐斷,而利西昌斯克到北頓涅茨克又只有一座橋梁聯系,因此放棄已暴露的北頓涅茨克、后撤到利西昌斯克重組防御也可以理解;

  俄烏兵力部署

  但是,這也有可能意味著,烏軍正在全面撤過北頓涅茨克河,到河流以南重組防御,俄軍奪下紅利曼、北頓涅茨克等地的難度降低,可怎樣突破北頓涅茨克河河防,尤其是在紅利曼一帶的破碎地形上渡河,是個非常困難的問題。大伊萬認為,俄軍的破局方向,還是在已經鏖戰了一個月的波帕斯納亞,以及伊久姆地區,后續的作戰還是需要穩扎穩打。

  據報道,與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PR)接壤的扎波羅熱的羅索夫斯基區的居民“一致投票支持”加入這個獨立國家。

  二是扎波羅熱方向,俄軍昨天似乎在扎波羅熱和頓涅茨克州的結合部實施了一次有效的戰術突破,向波克羅夫西克躍進了十幾千米,大伊萬認為這一地區的俄軍還是在進行試探,試探烏軍防線上的薄弱點。當然,如果能奪下波克羅夫西克并穩固這一地區,將給烏軍在頓涅茨克的后勤造成一定的困難,我們拭目以待。

  4月19日,扎波羅熱州小托克馬奇卡村,一只年幼的小貓面對著被炮火摧毀的房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網友在新浪軍事爭鳴欄目上傳并發布,僅代表發帖網友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薩爾瑪特核導彈
新浪新聞公眾號
新浪軍事公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軍事官方微信(sinamilnews)

熱門推薦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